第二十二章:上虞祝家
作者: 小慕更新时间:2018-10-12 13:54:41章节字数:2028

  马文才幽幽的站在隔开里间与外间的帘子之外,直勾勾盯着顾小慕。

  

  顾小慕紧了紧怀中松落的衣服,一步一步挪至马文才身边,战战兢兢开口——

  

  “公子,你这是——翘课了?”

  

  现在可是上学时间,他怎么回来了?

  

  不仅突然回来了,还顺带吓了回她!

  

  “不是。”马文才冷冷开口。

  

  呃……顾小慕想不出他为何带了这么大气。

  

  “那是……”顾小慕试探性问道,通常来说,少有能让他动气的人和事。

  

  马文才有些气急败坏,他生气的缘由,正是顾小慕。

  

  他已经好些日子没有看到她了,心境也平静了不少,谁知在见到她这一刻,又不平静了。

  

  “公子?”顾小慕打断马文才的万千思绪,“那个,我洗衣服去了!”

  

  不管马文才为何翘课,为何生气,洗衣服才是她的首要任务。

  

  顾小慕边说着边移步离开,马文才在她将踏出房间那一刻叫住了她——

  

  “站住!”

  

  啊、啊?!顾小慕迟迟不愿回头,停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几日不见,这马文才怎么跟换了人似的?

  

  不!

  

  顾小慕又否定了她这想法,马文才不是突然之前变的,他是在嫌弃自己,嫌弃这嫌弃那之后变的。

  

  “四五六?”

  

  见顾小慕没有动作,马文才不得不再叫了回她。

  

  顾小慕硬着头皮转过身来,极尽谄媚之态:“公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也不知他这次要嫌弃她什么!

  

  顾小慕真觉得马文才中邪了,初九之前,他本就不大正常,经历了那一晚之后,他更是喜怒无常。

  

  从前他只是个冷漠高傲的世家公子,现在,他已经成了喜怒无常说爆就爆的暴燥狂。

  

  “嗯。”马文才一反常态,淡淡道。

  

  嗯?!

  

  顾小慕惊讶于他居然恢复正常了,不可置信望着他。

  

  马文才从头到尾未曾改变。

  

  只因他理不清自己对顾小慕的感情,更不愿接受自己对顾小慕的感情,所以不免对她苛刻,对她动怒。

  

  他既不知道自己这行为反常,更不知自己这行为给顾小慕带来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过几日,我要去上虞,你记得置备衣物。”

  

  马文才盯着顾小慕看了会儿,放弃了唤她向前的想法。

  

  上虞?

  

  祝英台她家!

  

  去那里做什么?

  

  祝英台知道吗?!

  

  顾小慕脑子里一连跳出好几个问题。

  

  不过,马文才翘课仅是因为要和他说这事吗?

  

  他去上虞做什么?见未婚妻吗?他爹让他去的?这就是他生气的原因吗?去见未婚妻有什么可生气的?莫不是她给他灌输的恋爱自由的思想有用了?

  

  停停停!

  

  这些不知重点,顾小慕强行止住脑内接二连三跳出来的问题。

  

  “最近总是不见你……“马文才极不情愿解释着,“想着你这时候会过来取衣服,所以便过来跟你说一声。”

  

  顾小慕笑着表示自己记住了,内心却跳着抗议,不是他见不到她,是他不让她在他面前晃!

  

  马文才往上虞,是祝英台邀请的。

  

  当然,祝英台不止邀请了他一人,还有梁山伯和赵盛宇,以及周逸臣。

  

  万松书院每年都会组织学生下山考察民风民俗,每组四到五人不等。

  

  周逸臣本不在祝英台之组,但她却力邀他与他们同一组。

  

  原本不对头的人突然凑到一块,免不了受人议论。

  

  但当事人却反常的平静,不仅没有起口角还相处得很愉快。

  

  本次考察任务,祝英台为组长,考察的地方自然是她的家乡上虞。

  

  她之所以邀请周逸臣前往,是为了阻断他对自己的身份的猜忌。而周逸臣欣然同往,也是出于对祝英台的身份的怀疑。

  

  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打算,所以出发之前里,自然是不愿有任何破坏计划的变动,因而他们之间的相处也异常和谐。

  

  要说他们几人之间,目的最单纯,就只有赵盛宇一人了。

  

  梁山伯虽是以组员身份前往,但他更关注的是该目的地是祝英台的家乡。

  

  至于马文才,他本也不是祝英台这组,来此是在征得祝英台同意之后与人交换的。

  

  他深知自己对顾小慕感情违背伦理违背他自己的内心,所以他想通过他那远在上虞的未婚妻祝小姐来拯救自己这魔怔的思想。

  

  或许见一见她,见一见她他就不会再这样了。

  

  马文才如此之想。从未考虑过这位未婚妻的马文才,在自己混乱的时刻,把所有希望寄托到了她身上。

  

  当然,马文才在做这个决定时,也没有考虑到他和祝小姐尚未完婚,男女有别。

  

  且不说他这次贸然前往会不会惊动他爹,祝英台提早寄出的家书里,免不了要提到他的名字。

  

  他这上虞之行,怕是难以低调。

  

  顾小慕傻乎乎的以为,马文才往上虞,她只用收拾行礼,竟没想到她也要跟着去。

  

  上虞距万松,骑马要三天的路程,行步要五天的路程……这将是顾小慕有生以来,走过的最长的路。

  

  一行人当中,除了五位公子五个书童,还有负责监督的先生,范良笙。

  

  考察任务共历时两月,因而他们并不着急赶路。

  

  走走停停,边吟赏风月边领略风土人情,好不自在。

  

  当然,吟赏风月高谈阔论的,是公子们。

  

  书童,只能跟在后面扛行礼!

  

  顾小慕打心底里佩服明月,同是女人,同是女扮男装,她就做不到明月那般,扛行礼扛得特欢快。

  

  这古人出行就是麻烦,徒步就算了,还得自己扛行礼……

  

  当然,有钱人不用扛行李!

  

  马文才千算万算,算漏了祝英台便是祝小姐,更不知她已然知道他正是她的未婚夫。

  

  祝英台在寄往家中的书信中,并没有提到马文才这个人,而是随便给他取了个名。

  

  是以他到上虞时,并没有受到意想之中的热情款待。

  

  他在疑惑之时也在暗暗庆幸。

  

  但是,也很矛盾,这样一来,他就找不到别的机会见到祝小姐了。

  

  见不到祝小姐,他不远千里到这上虞有何意义?

  

  况且他还冒着让顾小慕时时在他面前晃的风险……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