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事定,遇刺
作者: 暧非爱更新时间:2018-07-12 10:36:31章节字数:3166

  “我们的事是瞒不住的,等大婚之夜后,你觉得圣上和他会放过你吗?会放过洪家吗?甚至,连太傅都会跟着受罪!欣儿,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张三的话虽没明说,可其中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脸色都在不停的变换着。

  

  洪老夫人猛地起身,大喝道:“还在胡说八道!你……”

  

  洪长远脸色发白,拍案而起,指着张三怒道:“真是胡说!我女儿绝不会做下此等有违世道之事!”

  

  “把……把他拉出去,杖毙!杖毙了他!”李娇怒气冲天,喘着气,嘶声揭底的怒吼着。

  

  张三此时好像是看开了,接受了洪欣放弃他的事实,却是一脸平静,“洪老夫人,洪大人,事关女儿家清白之事,如果没有发生,我怎么会胡说。若不是死心了,对她日后的日子担忧,我又怎会说出来。”

  

  屋内静默了片刻,张三深深地看了洪欣一眼,昂头,闭上双眸,“欣儿右腰下方两寸,有一块红色胎记。”

  

  话落,洪家人脸色骤变,洪欣亦是皱眉,洪家人都是看着洪欣出生长大的,洪欣身上有没有胎记,他们十分清楚。别人的胎记都是青色,因为洪欣的胎记与众不同,洪家人对她格外重视,就因为清楚,所以才更加明确张三所说的是真,是假!

  

  洪无暇毫不掩饰嘴角的笑意,柔声道:“大姐姐,你不会真的做出如此不检点的事情吧?”

  

  “好了,暇儿,你就不要说了。”二姨娘看了眼洪欣,又看了看李娇,“本宫相信大小姐一定有什么苦衷,否则,这样的平民怎么能入大小姐的眼。”

  

  “是,姨娘说得对。”洪无暇收敛了笑容,有些惶恐,“大姐姐,你不要怕,我们都相信你定不是自愿的,有什么就说出来吧。我想想祖母和父亲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凤茗听着,勾唇一笑,二姨娘虽说是皇宫里出来的,可这心机和城府却不及洪无暇深,到底是亲生的。

  

  洪欣似笑非笑,看着洪无暇轻声道:“二妹妹真是有心了。”

  

  “大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们是姐妹,不是吗?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是我的大姐姐。”洪无暇此话说的格外认真,严肃,好像真心把洪欣当做姐妹般,那姐妹情深的模样,让外人看了都忍不住感叹。

  

  洪无暇和二姨娘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洪老夫人看着她们的眼里闪过冷意。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洪欣的事,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现在该如何处置?

  

  难道洪欣真的和这个张三有苟且之事?若真是如此,那洪家会有什么下场?堂堂太子的脸面丢了不说,还会让人笑话皇家,这样的大罪,她是不敢想象!可是……

  

  洪欣受洪老夫人和李太傅的悉心栽培,为人如何他们最清楚不过,故此,仅管那人说的“证据十足”,洪老夫人还是不信洪欣会做出这种事。想着,洪老夫人欲开口,那边李娇就嘶吼出声了。

  

  “洪欣!你怎么如此不要脸!枉父亲如此教导你,你真是丢尽了我们洪家的脸面!我没有你这么放.荡的女儿,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李娇这么说,无疑就是承认了洪欣身上有那个胎记。

  

  凤茗眯眼,看着洪长远走到李娇身边安慰,“夫人,我相信欣儿她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

  

  凤茗冷眼看着李娇不语,身为母亲,她竟将荣华富贵放在了第一位,完全不相信自己女儿的为人,这样的岳母,不是个好事啊。

  

  看着凤茗的神色,二姨娘勾唇,拂袖理了理衣袍,意味深长的看了洪欣一眼。

  

  “如此说来,洪欣真的已经是你的人了?”

  

  “是。”

  

  凤茗淡淡一笑,转头看向锦屏,语气不容拒绝,“锦屏,查守宫砂!”

  

  “既然你之前已发过毒誓,本小姐觉得有必要处理一下。若洪欣守宫砂还在,你就等着魂飞魄散,若不在,本小姐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黄泉之下做一队恩爱夫妻!”

  

  凤茗话毕,屋里瞬间寂静一片,寒风看着一脸淡然的凤茗感叹:这位主还真是打蛇打七寸啊!

  

  暗处,李明微微一笑,看来小姐已然知晓那人的身份,否则不会说魂飞魄散一词。看了眼脸色微变的张三,李明冷冷一笑,看来大人真的是太久没管理妖界了,什么东西都敢蹦出来了。

  

  魂飞魄散一词确实让张三慌张了一瞬,他自认为隐藏的还行,为何凤茗会这么说?难道她已经看出来了?不!不会的!凤茗只是个废物!

  

  如此一想,张三眯了眯眼,抬眸,挤出一丝笑容,声音略带僵硬。

  

  “凤小姐,我爱欣儿,我不想因为我而让欣儿失了性命,所以,我,魂飞魄散吧。”

  

  洪老夫人听了凤茗的话有些犹豫,虽然洪欣的为人她很清楚,可,张三知道洪欣那么隐秘的胎记也是事实。这一看,关系重大,要如何抉择她一时还真是难以决定,就默许了凤茗的决定。

  

  这是,锦屏已经来到了洪欣身旁,拉起她右手衣服的下摆,开始卷起袖子,而屋里的几个人也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洪欣身上,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就是现在!

  

  张三眼神凌厉,温柔之色荡然无存,周身灵气波动,只是眨眼间便化作了一柄细长的软剑!手腕一动,软剑立刻变得如钢铁般坚硬,冲着凤茗所在的方向,栖身而上!

  

  剑是兵器之帅,有着君子之风,软剑却有着“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称呼,柔软之时足以避开所有兵器之挡,它的锋利可以轻易划开一个人的动脉。

  

  是以,软剑成功穿过凤茗的屏障,直击心脉……

  

  屏障破碎的灵气波动成功让凤茗回神,眸光转动,大厅中已然不见了张三的身影,垂眸,软剑停在心脉前方一指的距离处颤抖着,想要冲破这阻碍它的力道。

  

  “保护小姐!”

  

  李明在灵气波动时便以察觉,可软剑直接绕过了他的长剑,冲破了凤茗的屏障,眼眸紧缩,下意识的出声,现身凤茗身旁,警惕的看着周围,暗卫二十名护卫齐齐现身,将凤茗和黎兮护在其中。

  

  黎兮眨眼,不看任何人,面不改色,端起茶杯,寒风、寒月亦站在黎兮身后。

  

  突来的变故让众人一惊,锦屏立马回到凤茗身旁,看着半空中的软剑,刚欲伸手却被李明喝斥了。

  

  “不许碰!”

  

  锦屏差异的看着李明,李明微微皱眉,却不知说什么,别开脸。

  

  僵持中,半空中的软剑开始剧烈颤抖,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不见了痕迹,一股狠厉的灵气力道从凤茗身后直击而来,冲散了护在身后的护卫,以震人之势直击凤茗心脏,张三的身影亦渐渐浮现。

  

  凤茗面不改色,淡然抬眸,眸中波光让人看不出情绪,指尖微动——

  

  “啊!”

  

  “啊!”

  

  一道红光带着无人能挡的灵气冲向张三,红光一闪,竟然响起两声惊叫声,惨痛的男声,惊慌的女声。

  

  红光消失,画面定格。张三瘫倒在墙角之下,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一身麻衣染满了黑红的鲜血,不甘心的盯着凤茗。而让人意外的是,洪无暇也倒在了地上,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细看,赫然是一件衣服的袖子。

  

  凤茗愣神,收回指尖蓄势待发的灵气,转眸,眸光幽深,黎兮悠闲的品着茶,对上凤茗的视线,不语。

  

  一瞬间,凤茗好像回到了前世,每次给她收拾完烂摊子的黎兮,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洪欣抚着光滑的胳膊,皱眉,弯身看着洪无暇,疑惑道:“二妹妹很喜欢我的袖子吗?”

  

  洪无暇皱眉,她很不喜欢洪欣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不紧不慢的起身,淡笑,“大姐姐你误会了,刚才的冲击力道有点大了,本想移一下没想到扭到了脚,想要抓点淡笑扶一下,却拽住了大姐姐的衣服袖子。”

  

  顺着洪无暇的目光往下,海蓝色的绣花鞋有点向内偏去,看起来确是扭到了脚。

  

  洪长远等战火平息了下来,这才一脸恐慌的上前,跪地,“让凤小姐、太子殿下、世子爷受惊了!下官护卫不严,还请凤小姐降罪!”

  

  凤茗抬眸,声音暗沉,“锦屏。”

  

  “是。”

  

  锦屏缓步走到洪欣身边,移开她放在胳膊上的手,纤细,白皙如玉的胳膊上,一点赤红的朱砂带着妖冶的美,带给没个人不同的震撼。

  

  洪老夫人紧绷的心终于放下了,二姨娘面色难看,洪无暇神色微变,皱眉,李娇却是长舒一口气。

  

  只有洪长远还提着心在那儿跪着,忐忑着。

  

  轩辕云忽然起身,走到洪欣的身边,看着她光裸的胳膊,神色莫测。在洪家人惊讶的目光中,伸出大手缓缓把她困在自己的怀里,宽大的袖子严严实实的把洪欣包裹起来,回头,“小皇叔,本殿下送欣儿回去。”

  

  黎兮看了她一眼,点头,起身,走了两步,停下,“午膳在侯爷府用?”

  

  看着黎兮的背影,凤茗一阵恍惚,好一会儿才眨了下眼,点头,“好。李明,把人带回地牢,交给李路。”

  

  “是!”李明颔首,用灵气幻化捆仙绳将张三捆了起来,对凤茗恭敬的点头后,消失。

  

  凤茗什么话也没说,路过洪无暇时,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离开右相府。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