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遭遇
作者: 白鹿更新时间:2018-07-12 10:57:38章节字数:3085

  他本来想撂句狠话,说句“别太过分”,当视线迎上那对妩媚温柔的眼眸,嘴边的话又被怼进喉咙里。

  

  安轻舟看他绷着一张脸,正思量他会说什么狠话,用什么方式怼回去比较痛快,只见胡不安从餐桌上伸出一根手指立在面前,用气声对说了句:“就一次。”

  

  那张认真严肃的脸在说完这句话时候就变得无比滑稽,安轻舟看着他愣了几秒,没有憋住,低头不禁笑了出来。

  

  看得胡不安心神一晃,有些怔忪。

  

  那笑意如同昙花一现,没露多久便没了踪迹,安轻舟捋了下鬓边的碎发加以掩饰,优雅起身:“我去个卫生间。”

  

  胡不安隔着餐桌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安轻舟转过身,疑惑地看着胡不安。

  

  “您别去,我去,我去!”胡不安松开手,像是怕对方后悔似的,闪身离开了餐桌,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心里想的却是,你要是走了去找宋濡,那我还打个屁电话?

  

  通知完谢简的胡不安回来的时候,心中的石头落下了一半,另一半还吊在安轻舟的身上。

  

  他决定过几天再去找姜子舌谈一谈,虽然这对于他来讲,很难。

  

  胡不安重新落座,心绪翻涌,分神期间没有注意到安轻舟朝他伸手。

  

  她的手带着有些凉,掌心覆着一层粗糙的薄茧,摁住自己的手背时,吓得他一个机灵,对上安轻舟的视线。

  

  她蹙着眉,认真而严肃对着胡不安悄声喝道:“有人跟了你一路,你都不知道?!”

  

  胡不安直起身体,眼神状似无意地扫过整个餐厅中人,并没有发现可以的人物。

  

  他的手被安轻舟突然捏紧,胡不安领会,收回视线,将头凑近安轻舟。

  

  她的脸颊贴近胡不安的耳畔,一缕幽香在鼻翼间漂浮,安轻舟的呼吸拂在耳畔,吹得他心痒。

  

  “七点钟方向,窗外,街道对面,第二根路灯的后面,带着一个相机。”

  

  胡不安下意识想要顺着他说的那个望向张望,身体刚刚动了一下,安轻舟握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一松,直接拍在脸上。

  

  胡不安被拍的一哆嗦,后知后觉地向后一缩,脑子里想抬眼看窗外的心思全被着一巴掌拍的无影无踪。

  

  他捂着脸,满目诧异地瞪着安轻舟。

  

  “你抬头看他被他发现,他一定跑。”安轻舟掀起眼皮,略了他一眼。

  

  “那你打我干什么!”

  

  “我喊你来得及吗?”

  

  胡不安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看着她,终究只是哼了一声,没有说下去。

  

  “在这里等我。”安轻舟起身,头发因为移动从耳后滑下,又被她伸手轻轻掖住,姿态优雅地走出餐厅。

  

  胡不安端坐在桌前,专注地吃着盘中的食物。

  

  十五分钟后,安轻舟从正门带进来一个人,那人身形瘦弱,弓着背,身上多处灰尘,脸上带着几抹青紫,被安轻舟摁在座位上,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窝在座椅里缩着肩,先是打量了一下坐在对面的胡不安,又迅速耷下眼皮 。

  

  安轻舟对着胡不安微微一笑:“快问。”

  

  至于安轻舟用了什么方式,胡不安没在场也无法下定论,但是光从这人一身的鞋印跟尘土,以及胸前被砸的稀碎的单反相机,就知道这位仁兄受了不少苦。

  

  胡不安敛目,用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手肘杵在桌面上,抬眸,笑吟吟地看着对方。

  

  “谁让你跟着我的?”

  

  对面的男人盯着桌子下面,一言不发。

  

  胡不安依然笑着,但是眼底遍布寒霜,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攸地伸出手,一把拽住男人的衣领,往回一扯,男人半个身子都趴在了餐桌上。

  

  桌面上的盘盏因为男人的动作带到地上,激起一阵脆响,引得周围的顾客纷纷引颈张望,男子笑的女客甚至发出微弱的惊呼。

  

  胡不安不为所动,他的手攥住男人的后领,对方的半张脸都压在餐具和食物当中,伏在桌上,因为害怕而发出沉重的呼吸,连动都不敢动。

  

  “既然你一直在跟着我,那么你一定知道我是谁。”胡不安伏在男人的耳畔轻轻说道,声音轻若浮羽,却让男人抖若筛糠。

  

  “如果我把你扔到对面的江里,除了激起个浪花,就什么都没有了。”胡不安说着,站直了身体,认真地端详着窗外的江景。

  

  “要是让他知道,会杀了我的。。。。。”男人的脸纠结的走出了一道道褶子。

  

  “你现在不跟我说我也一样杀了你。”

  

  胡不安也没等他回答,直接喊了安轻舟的名字。

  

  他手掌下的人的身体猛然一僵。

  

  安轻舟一只手搭在他的胳膊上,作势就要将人往门外拖。

  

  “我说!我说!”男人也不过是个替人办事的小人物,为了一个钱也犯不上以命相抵,看胡不安要玩真的,脸都吓白了,作势伸手扒住桌沿死活都不肯走,哀声大叫。

  

  “我不想听了。”胡不安对着他摆了摆手。

  

  身后的安轻舟看着桌上的倒霉鬼,红唇一弯,继续拖,安轻舟虽然看上去苗条纤细,却是能将一个成年男性拖得几乎抓不住桌沿。

  

  “我不认识那群人,只知道那人叫椰哥!”男人几乎快要哭出来,桌布都快要拽掉了。

  

  “你们平时在哪里碰头!”

  

  “我们平时会在清林大街的无争酒吧碰头,管事儿的叫阿瓦。”男人极为痛快的供出了上家,表情惊恐。

  

  胡不安伸手一提,像临鸡仔一样将人从桌上提起来,直接朝门外走去,又想起什么,回过头,却发现安轻舟并没有跟上来。

  

  他疑惑的盯着安轻舟,安轻舟站在远处笑了笑,将不知从哪里编出来的一支笔搁在桌上,拿过那张写过自己的纸巾走到他面前,夹在指间的那张餐巾纸被她轻轻地塞进了自己胸前的口袋,轻声告诉胡不安:“地址。”

  

  安轻舟悄然回首,挑眉一笑,转身离开。

  

  胡不安地看着安轻舟渐行渐远,目光幽深。

  

  玻璃窗外,那抹窈窕纤细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他知道安轻舟要去做什么,作为一个从业者,他不能伸手阻拦,杀手的就是为了击杀目标而存在的。

  

  所以,胡不安只能寄希望于谢简,希望他把事情摆平的漂亮一些。

  

  他伸手拎着男人,装似不经意地一晃,男人精准无误的撞在了门框上,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叫。

  

  “不好意思,失误。”胡不安冷笑,看着对方痛苦滴捂着鼻梁哼哼,翻涌的情绪似乎纾解了一些:“还有些别的事儿,我的找你聊聊。”

  

  *

  

  宋濡又被谢简带着一路风驰电掣地回到了酒店。谢简一路握着她的手,一言不发地向前走。

  

  宋濡跟在后面,抬眼望着谢简的背影,肩背宽阔,腰肢窄痩,那是多年来不断的训练才有的轮廓与力量,牵住自己的那只手,当初轻而易举的就将自己摁在了地上。

  

  回想到那天的事,宋濡不禁咽了下口水。

  

  谢简将她带进之前居住的房间,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走到窗前,躬身拉开床头柜,将里面的两把短刀拿了出来。

  

  “怎么了?”她坐在床边,看见谢简拿出刀,明白大概是出了事,抬起头望着他问:“是之前典当铺的那些人?”

  

  谢简将两把刀插进腰间,抬眼看了他一眼,眼底是化不开的黑色。他没有回答,反问:“听话吗?”

  

  宋濡被他的眼神看得心底一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样子应该是摊上大事儿了,于是很痛快地点了点头。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出这间酒店。”说话间,谢简走到床边,将所有的窗帘都拉上,光线被阻隔,屋内暗下来不少,而白色的窗纱上,却依旧亮的刺目。

  

  谢简就站在窗纱前,黑色的身影裹在那抹白色里,孤寂冷漠。

  

  “你要走?”宋濡有些慌,如果谢简要走,什么时候回来?而自己又要怎么办?

  

  谢简没有回答,视线沿着窗帘的缝隙向外看去,窗户的位置正好能看到酒店的大门。

  

  一辆黑色的别克停在门口,本被推开,一个穿着西装的窈窕身影从里面钻出来,乌黑的卷发像是一条蜿蜒的河流,沿着身侧逶迤而下,流到胸口。

  

  他眼底一黯,眉心逐渐汇聚,皱成一道川字。

  

  “宋濡。”

  

  谢简突然念到她的名字,宋濡闻声望过去:“嗯?”

  

  “在我没回来之前,就呆在房间里,不要给任何人开门。”说完,抬腿走向门口。

  

  再打开门的那个瞬间,一只白皙纤长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臂。

  

  沿着那只手看上去,细瘦的手臂裹在宽松的暗色衣袖里,细弱白皙,再往上看去,是一对形状优美的锁骨与修长的颈项。

  

  谢简的视线最终落进那双惴惴不安的眼眸中。

  

  清澈的能太那双眼里看到自己的脸。

  

  “你要是一直没有回来怎么办?”她的手捏在她的上臂,青筋隐现,似乎使用了很大的力,却并没有让谢简觉得疼。

  

  “那你只能等死了。”他看着她,另一只手轻轻拂开了她抓住自己的手。那只手,有些凉,只要轻轻一拢,便能收进整个掌心。

  

  “你听话些,等我回来。”谢简又重复了一遍,才走出房间,戴上了门。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