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到蜀地
作者: 狐剑仙更新时间:2020-06-28 20:47:49章节字数:2726

“驾,驾驾驾!”

伴随着一声声的怒喝,一道道响鞭声起,一辆马车飞速驰来,看着那堂皇坚固的马车,竟然还发出阵阵咯吱咯吱的呻吟声,可见其马车的速度之快,不过须臾之间,轻车已过万重山。

马车之上,却是坐着四五位男子,一位年仅四五岁的小男孩儿,几位男子的脸上无不是担忧和哀伤之色,唯有那位小男孩儿,面色忧伤,目光黯淡,似乎是在担忧着什么,根本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飒飒飒飒”

紧随着马车飞驰而过后,一行人跟着马车的轨迹,虽然没有任何代步工具,但是却依旧是健步如飞,几个呼吸之间,速度丝毫不亚于正在飞驰的马车,甚至还有一些反超的架势。

“快点,再快点,还有一点就出了帝国边境了。”

感觉到身后的人在不断接近,马车上的车夫正满脸焦急地赶着马车,时不时地回头看着马车内的几位,更加奋力鞭策已经难以加快了的跑马,使得马车在凹凸不平的大道上更加呻吟不止,使人不免担忧,马车下一秒就会当下分崩离析。

马车上,一位比较年长几岁的中年男子,凝重地环视了一眼马车内的这几个人,许久,终于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沉声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帝国的玄衣卫还是会追上来的,到时候我们一家都会死的。”

说道此处,这位男子目光看向几人中身着飞虎服的男人,男人感受着他的目光,亦是一脸担忧地看着他,甚至还不住地向他摇头示意。

男子见状微微一笑,忽而目光凝然,语重心长地对男人说道:“西林,你作为我古家家主,绝对不能有事,也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好我们的家人,大哥我,去为你争取一些时间。”

“大哥......”

说罢,还不等几人有反应的机会,便只见那位被叫做大哥的男子身形一闪,霎时消失在了原地,马车内,众人只感觉到一阵飓风吹过,直吹得车夫都身形一偏,吹得那被唤作西林的家主,低头沉吟,忧伤,满眼晶莹,却偏偏始终没有一滴泪水滴落,许久许久,便只听见古剑大声喝道:“车夫,再加快一些!”

车夫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只见他手掌微微抬起,手掌之间一股若隐若现的气旋升起,猛然间一章打在马身上,顿时只听到那马长嘶一声,刹那间,马蹄飞快,速度不知道翻了多少倍,几个呼吸之间,帝国边界据此不过就只是数里之地。

马车之内,那位四五岁的小男孩,凝重的看着面目哀伤的古剑,充满稚嫩的声音悠然响起:“父亲,我们只是要去哪里啊?”

听着男孩儿的呼唤,古剑猛然间抬头,这才看见几位男子均是一脸凝然的注视着他,齐齐的向他点了点头,古剑见状莞尔一笑,转头看向了那位小男孩,宽慰地笑道:“凌风放心,我们现在就去猎鹰帝国蜀地地界,那里的蜀地封王沈江,和父亲我是故交,或可投奔。”

说罢,古剑高声喊道:“到蜀地去!”

......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大河东流时间流转,不过晃眼之间,已然来到了三个月之后。

古剑一家,已然来到了蜀地的边缘之地,在蜀地边缘的洛城之外,一辆马车坐落在一座山峰之上,三四位男子,一位四五岁的小男孩儿,都是齐齐的举目看向远方的洛城,或有欣喜,或有凝重,此刻他们的脸上,真可谓是五光十色。

“呼,太好了,老爷,我们终于来到了蜀地,赶到了这里,终于算是彻底安全,不用再受流离之苦了。”

“是啊,”听着车夫的话,看着那远处的洛城,一路面色难看的古剑终于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终于到了,沈江,原来这就是你的领地啊。”

“到了又能怎样,谁知道那位古故人会不会临阵反戈啊?都是帝国势力的人,帝王之家没什么好人。”正在古剑沉浸喜悦时,突如其来一阵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古剑回头看去,正是那位四五岁的小男孩儿,目光阴郁地看向远方的洛城,黯淡的眼神中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听得此话,不仅是古剑,就连其他三位男子也是面色凝重,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啊,也是因为实在没地方去了,若是静下心来想一想,谁能担保那个人还是自己当初所救的那个沈江呢?

想到这里,山峰之上显得格外的沉寂,偶尔吹来的呼呼风声,都显得那么的刺耳。片刻沉寂之后,终于还是古剑站了出来,沉声道:“不论如何,总不能再往回头走了,回去帝国也是死,去其他地方无人相识也是死,怎么也得进去看一看情况再说。”

话音落下,几位大人彼此相视一眼,沉吟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决定了下来。

与此同时,蜀地核心天悦城之中,封王府内厅之内,首座之上一位男子身着一袭青色长袍,长袍之上纹着一条活灵活现的长龙,目光如炬,锐利如刀,笑面含春,不怒而威。很显然,他就是蜀地封王,沈江。

此时此刻,沈江目光漠然的审阅着一卷古黄色卷轴,阅罢,沈江目光微冷,漠然看着堂中的几位身着绣袍,毕恭毕敬跪在地上的谋臣,忽而微微一笑,幽幽地问道:“你们觉得如何?”

问罢,几位谋臣彼此对视一眼,片刻之后,就看见一位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朝臣向前跪爬半步,恭敬道:“回禀主公,那古家贵为奇武帝国八大家族之一,尤其那古剑,更是堂堂的镇边大将军,突然之间无故闯入我猎鹰帝国边境,更是直接进入我蜀地,恐怕来意不善。”

“好,”沈江听罢,也不置可否,只见他再抬头看向其他的几位谋臣,微微笑道,“你们的建议呢,也和他一样吗?”

谋臣们闻言,沉默不语。沈江见状,目光直指一位手持鹅毛扇、头戴纶巾的谋臣,悠然问道:“陈奕,你说说看。”

“是,”那位被唤作陈奕的谋臣悠然站起身来,鹅毛扇轻轻地一扇,悠悠然说道,“在下与王司徒意见不同,首先正如王司徒所说,古剑贵为一代大将军,如此进入猎鹰帝国,怎么可能不带一兵一卒,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古剑是带着阴谋而来,又何必带着家眷作为累赘呢?”

“故而,在下大胆猜测,只怕古剑一家,是逃难而来,至于要问是何事会让堂堂的大将军举家逃亡他国,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

沈江闻言,居然宽慰地一笑,再看看方才那位王司徒一眼,随即目光便转向了陈奕的身上,笑道:“那你觉得本王应该如何是好呢?”

陈奕扇子再扇三下,忽而目光一闪,恭敬地跪在地上,叩拜道:“回禀主公,在下以为,不论是逃难也好,携带阴谋也罢,毕竟古家远道而来,也没有带有兵马,该是好生接待,等的打探清楚之后,再做打算不迟。”

沈江闻言再度一笑,目光环视诸位大臣,道:“你们觉得呢?”

几位谋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了陈奕的身上,虽然沉默不语,但是显然已经有了答案,沈江见状,忽而气沉丹田,眉头微微皱起,高声呼喊道:“右卫大将军林夕何在?”

话音落下,伴随着一阵清风悠然吹过,在几位谋臣中间站着一位身着银甲白袍的男子,目光冷如刀,气息含如雪,那正是久经沙场的战士特有的煞气,凌人刺骨,难以掩饰,更无法模仿替代。

只见这位将军拱手致敬,单膝跪地,高声喝道:“右卫大将军林夕在此。”

沈江猛然间站起身来,竟然就此带起一阵飓风,直吹得内廷之中座椅摆饰皆是一颤,回过神时,沈江已悠然来到林夕的跟前,漠然道:“林夕,我命你即刻启程,前往蜀地边境,务必要把古剑一家安然地带到我的面前。”

“是!”

......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