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强鹰之死
作者: xin翔更新时间:2018-12-07 19:49:25章节字数:2637

  跺颜部落的溃灭,随着信风迅速传播,震惊方圆千里之内的所有部落。仓木之名和连山部落充斥牛人牛魔耳朵。

  

  此时的连山部落内却是另一种景象。强鹰领着几个自己的心腹族人,被连山和犸山村民团团围住,负隅顽抗。

  

  仓木阴沉着脸,连山派出的族人正将强鹰的心腹个个打伤,强行带出战圈,直到只剩强鹰光杆司令。

  

  可力怒吼连连,要上前单挑强鹰,仓木拦住他,示意这事应有连山酋长来处理,他们不可越俎代庖。

  

  事情从跺颜部落被破说起,可力带领自己手下,第一个攻进跺颜老巢,整个犸山村民恼恨娄蚩,没去找跺颜魔酋,却令投降的牛魔带着他们直扑娄蚩住处。

  

  娄蚩作为部落战魔一般的存在,妻妾众多,奴隶成群。可力看奴隶中牛头人居多,便全部赦免,只逮住娄蚩妻子儿女严加看管。

  

  众牛奴感可力救命之恩,竟不离去,均愿追随可力,更有牛奴带可力赶到娄蚩一处隐秘的住所,从中有诸多娄蚩往来信件。

  

  可力不喜识字,徐承志在时要求诸人学习,只有他应付了事。头痛之余,便只抄了所有宝贝充实自己的私库,将这些在他看来没用的信件一股脑全摆在仓木面前。

  

  仓木看过其中信件,脸色变得难看异常。

  

  这些信件中,竟有半数是强鹰写给娄蚩的。从半年多前,娄蚩夜破三堡,致洛英殒落,便是强鹰捣鬼,再到此次夜袭犸山祖地,更是强鹰事先探路造成的。

  

  三堡保卫战失败,事后仓木总结失败原因,总是想不明白娄蚩怎么就能那么精准的把握住守卫虚实,当时只道娄蚩果为一代猛将,用兵如神,现在豁然开朗,有这么一个大内奸,什么情报对方得不到?

  

  跺颜部落大败的消息传回连山处,全部落一片沸腾,个个奔走相告,自发走出居处聚集在一起共同欢庆,唯有强鹰心神不宁,自觉恐怕事情败露,带上心腹欲要连夜跑路。

  

  令他想不到的是,仓木接受跺颜投降,草草安排一番,便交由华美看管,自己领着可力一众犸山村民火速赶回部落,唯一念头便是要拿住强鹰,给死去的洛英一个交待。

  

  因为他想到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人要为洛英的殒落负责!

  

  “三弟,你好令人失望!”连山心痛。

  

  强鹰冷冷一笑,道:“不用你假惺惺装好人。你一直暗中培养心腹,时时提防我和连江,当我不知道吗?”

  

  “我失败了,便要承受失败的后果,唯死而已。”强鹰并不等连山回答,继续道,“我败给了命运,更是败给了徐承志。你是好命的,连江的命更好,他跟着徐承志又怎会再看上区区部落酋长之位,你只是沾了连江看不上这个位子的光而已。”

  

  连山一时无言,他本不是善逞口舌之辈。

  

  仓木大喝:“强鹰,我尊敬你,一直当自己的亲哥对待。你可以为争位使些手段,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暗中去做牛魔的奴才,更不该为自己的私欲,害死自己的妹妹。”

  

  “是啊,洛英是我的妹妹,她的死我也非常愧疚,”强鹰一直为洛英的死伤心,“可是,如果不是我从祖地背出她来,恐怕这世上早没了她这个人。也不会有两部落的战争发生。”

  

  强鹰不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对仓木说道:“徐承志是有大能的人,从我看到他第一眼,感到他对我争位是个威胁,所以我才处处针对他。但我终究还是败在他的手里,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会全心全意的结交他。”

  

  众人沉默,强鹰说到他们的心坎上了,没人可以反驳。

  

  “上天何其不公!我有错吗?我有错吗!”

  

  众人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强鹰向天怒吼,连连问天,得不到回答,忽然号啕大哭,哭够却又大笑不止,最后冷冷看诸人一眼,举起祖棍全力砸中自己脑袋,顿时角折脑迸而亡。

  

  众人默然,心里也不禁都在扪心自问,强鹰有错吗?

  

  答案是他肯定有错,他错在为达目的而甘心为奴而不顾骨肉之情,同袍之义,更是错在站在了徐承志的对立面,费尽心机,到头来却误了卿卿性命。

  

  当然,立场不同,理解也不尽相同,就看个人的信念。心若向善,怎么解读强鹰的行为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而对那些心有野望的人来说,也给他们以警醒,人在做,天在看,没有什么秘密能永远保存。

  

  两部落战争曲终,以连山部落崛起,跺颜部落灭告终。

  

  犸山村寨和昆山村寨出力甚多,得到大批魔奴和宝贝,两村得到极大壮大,无可争议地成为连山部落的最大村寨。

  

  但两村寨的村民却没心情庆贺,他们都在向苍天询问:上天啊,我们的领头人徐承志他现在在哪呢?

  

  徐承志到底在哪呢?

  

  他正在快快活活地和猴头行岢喝着猴儿酒,醉熏熏的山南海北胡侃呢!听得行岢时不时抓耳挠腮,高兴的紧了翻上几个筋斗,吱吱乱叫,跳到徐承志面前要他快快说下去。

  

  两人猴勾肩搭背,俨然一副铁哥们形象,只是两米来高的徐承志和一米四五的行岢勾搭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猴儿酒浓香四溢,初喝香甜甘醇,后劲却是极大,徐承志不饮到喝着酒睡着的程度绝不罢休。

  

  他发现猴儿酒的另一妙处,清晰地感到灵魂在不断壮大中。没有比这种感觉更美妙的事情了,徐承志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现在和行岢交流越来越流畅,只要他想,无需开口,随时能将想说的话传递到对方脑海之中。

  

  这是一段神奇的体验,徐承志屡试屡爽,每日里与行岢乐此不疲,感情那是急骤生温。

  

  他拿出一段《西游记》的故事讲予行岢,把个行岢乐得立誓要向猴王学习,早日成神也去天宫闹他个天翻地覆。

  

  忽忽数日,徐承志再次迷迷糊糊醒来,顿觉与平时不同,豁然警醒,便听众猴狂嘶乱叫,乱作一团。

  

  行岢同时醒来,尖叫一声,猴群立时安静不少,有放哨的猴兽上前禀报:猿魔攻击猴王的领地。

  

  猴王怒气冲冲,立刻招集群猴,拿根大棒冲出密林,要给来犯之敌迎头痛击,众猴各拿奇形怪状的武器蜂拥而出。

  

  徐承志知是为自己而来,当日他和连江画符术布阵,被戈天和土衍尻一一化解,知道单凭两人的能力根本不是三魔对手,便将三魔引到他呕心沥血布置的一处绝地。

  

  果然,娄蚩为阵法所伤,丢掉一条手臂,亏得戈天甩出一件符器挡住徐承志的致命一击才没丢掉性命。土衍尻的土行之术也受到很大限制,每每撞个头破血流,始终无法冲出,急得土衍尻把个木棍掷出阵法,巨力不是徐承志和连江所能阻挡的,终是轰开山壁。

  

  阵法出现破绽,戈天手持徐承志遗落的原生符骨,发挥出它本该有的威力,一举破掉阵法,自身却也受创不轻,眼睁睁看着徐承志两人跃入水中离去。

  

  徐承志和连江顺着土衍尻破开的石洞逃跑,跌落山壁外河流之中,顺水漂流,小河不宽,水流却是无比湍急,经过一处水势急转的弯道时,连接两人的兽筋不堪多次水击石磨断掉,两人终是失散了。

  

  徐承志没受什么伤,上岸后找到一片密林,见树上各种野果成熟诱人,便上树摘果充饥,正与领着族群外出觅果的行岢相遇。

  

  两人兽一番畅谈,行岢将徐承志引为知己,极力相邀,徐承志正是求之不得,便顺水推舟在猴窝里暂时住了下来。

  

  来的果是一群猿魔,其中却没有土衍尻。

  

  猿魔上来便是一通狂攻烂打,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根本没有注意他这个猴群中的高大人类。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