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解梦
作者: 祈祭更新时间:2018-10-12 13:53:48章节字数:2200

  “对不起!对不起!”意识失礼后他连忙道歉,生怕把眼前的预言师给惹毛了。

  

  “那你知道预言师解梦的代价是什么吗?”她直视他的眼,沉声道!

  

  “不晓得。”他一脸真诚。

  

  “……”

  

  臻开心无奈扶额,只好给他补点课。

  

  在幻想域,有很多魔法师精通一些奇异的魔法,比如预言。

  

  魔法师通过特殊魔法阵连接自己和别人从而获取他人一些特定的信息,再通过魔法阵解析这些信息继而昭示未来。

  

  据说这是一种神授之力,预言魔法师都是天生的,而且预言魔法一生只能使用几次甚至一次,而每次使用都有强烈的反噬及后遗症,毕竟通过窥视命运继而改变命运,可是逆天之行!

  

  “啊!”朔枯渊嘴巴可以塞下两个馒头,他吃惊道,“原来是天生的,还有副作用,对不起啊,以前我只在爷爷书上看见预言师可以解梦。”

  

  “天真的孩子。如果不这样吹嘘,预言师还怎么养家糊口!”臻开心一脸欢脱在心里暗道。

  

  其实幻想域的很多东西都是靠吹嘘才撑起来的名头,三人成虎这个词可不是白造的。天生的是没错,只不过副作用,嘿嘿,大多数是施法之后昏睡几天。当然了,如果遇到什么对整个世界的格局都有颠覆作用的变态人物,那预言的代价就是自己的小命咯。

  

  臻开心祖上有位公主一天心血来潮跑到集市上开铺子算命。结果没人光顾:废话,公主开铺子算命,要是预言之后有个三长两短那顾客就算是求爷爷告奶奶都难逃一死,于是纯属为了打发时间,公主免费帮一个乞丐算了一卦,结果公主当时就芳龄早逝了!

  

  后来人们对于预言师预言代价极大这点坚信不疑!

  

  可那位乞丐就是后来创立大邢无终王国的初代未央王:邢苍!

  

  “不过嘛……”臻开心特意清清嗓子然后故意拉长声音,“本公主呢,是比较特殊的预言师。”

  

  朔枯渊的眼睛忽然恢复光亮,这种程度的话里有话他还是听的出来的。

  

  “那,公主大人,要什么施法条件呢?”朔枯渊眨巴眨巴眼,一脸祈求。

  

  “呵,也不是那么不开窍。”她心说。

  

  “乌力鸡三只,白羽鸟六只,红颈凤一只……”臻开心顿了顿,心说食物什么的暂时就这么多了。

  

  “那是什么,哪里有?”朔枯渊一脸困惑。心说公主大人你别弄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臻开心险些没站稳,心说你真是个山里娃,这些奢侈的食物名字你果然没听过呀。

  

  “诺,我画给你看。”

  

  话音刚落,朔枯渊的眼前便浮现出一面蓝色的光幕,上面渐次浮现出几种鸟类,五光十色的卖相不错。

  

  朔枯渊挠挠后脑勺,为什么他觉得这些栩栩如生的鸟辣么眼熟呢?

  

  “哦!”朔枯渊一拍头,“野鸡!”

  

  臻开心半睁一只眼,心说还不错,有丛林生存的经验。

  

  “那就去抓吧。”她抬起双手,食指指向幽暗的森林,一脸自然,“本公主饿了一天了,去抓些野味来填肚子。”

  

  “好!”朔枯渊嗖的一下弹射进草丛,抓野鸡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不就跟玩似的吗。

  

  臻开心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也悄悄隐藏起气息随着他钻入草丛。

  

  一个人的心性会通过他的语言、动作、眼神以及对外物的反应表现出来,无论一个人是何种身份地位,长期致力于某一件事情势必会在他的身上刻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臻开心的真正目的是观察朔枯渊,要知道出门在外,她的防备之心可不轻。

  

  朔枯渊管所有羽族都喊野鸡,前面两个就算了红颈凤好歹沾了点凤凰血脉,太不尊重了。抓野味时嘴巴也不闲着,一口能咬死一只白羽鸟。整个森林都鸡飞狗跳……画面太美……

  

  臻开心:“……”

  

  看见朔枯渊是如何抓鸡之后,臻开心彻底死心了,好吧,你那份山里娃的淳朴气质果然纯天然无添加!

  

  不多时,朔枯渊提着五只“野鸡”和一大堆菌类以及野生香料出现在臻开心眼前。

  

  臻开心眨眨眼,心说你小子不错嘛,还知道找些调味品,额,不过有毒没?

  

  “嘿嘿,这些都是安全的菌类,我从小跟我爷爷学的。”他一脸自豪。

  

  接下来朔枯渊又信心满满地生火烤肉,后来臻开心表示自己吃的很舒服,以后宿餐全部交给他。心想这货他爷爷是何方神圣,简直厉害!

  

  征服一个人首先征服她的胃,臻开心已经七分信任朔枯渊了。

  

  “好吧,开始解梦!”她十分没仪态地打了个饱嗝,醉酒般倒向朔枯渊,眼看就要扑到朔枯渊怀里……朔枯渊脸颊红扑扑的,一副措手不及的表情,美人投怀送抱什么的,呵呵……

  

  “呵呵!傻子。”臻开心嗤笑一声,随后像个醉汉一般戏谑地抬起食指,结果只是轻柔地点了点朔枯渊额头,很轻柔,却无端令朔枯渊心底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惧!一种灵魂被窥视的恐惧,不过他也很识趣地屏住呼吸,一动不动极力配合她。

  

  就在肌肤碰撞的瞬间,臻开心亦是同时刹住身体,那一瞬间,好似天地无声!

  

  在朔枯渊看来,梦境没有变化:一身红妆的未知女子,压迫视线的苍茫烟云,末日赞颂一般的歌吟,仿若一场硕大风暴来临前的剪影。

  

  而臻开心所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景象:无数混沌魔兽在不知名的大裂谷旁徘徊,累累白骨上竖立着无数残损的战旗,月亮与太阳共存于天空,极其遥远的东方传来愤怒的咆哮,像上古的洪荒巨兽即将出世!最为诡异的是,在苍茫的大地之上,回荡着一首歌!

  

  两分钟后!

  

  臻开心笑了。她跳上树枝,悠悠然地荡着小腿。

  

  嫩白的肌肤在朔枯渊眼前晃来晃去,他乐呵呵地傻笑。

  

  “你爷爷叫什么名字?”臻开心并没有直接给他解梦,其实她也解不了,她所看见的,是千万年以来被奉为“第一凶命”的“王座”。

  

  按常理说看到这种景象的魔法师只剩有三十秒寿命,这三十秒只用于给活着的人传递消息说世界将大乱,新的君王将从战场崛起而已。

  

  但两分钟过去了,臻开心还活蹦乱跳的,为此她真有点开心。

  

  不过这也注定臻开心对朔枯渊有了浓浓的兴趣,出来玩嘛,碰到一个这么好玩的,怎么能放过呢。

  

  再者臻开心没有芳龄早逝,从朔枯渊那磅礴的梦境里也她得到了寻求问题的方向——家人!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