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找盘缠
作者: 古楼倾雪更新时间:2018-09-11 14:07:24章节字数:2083

  “悦吟,听见了吗?快些流两滴眼泪出来,你的银针就可以取了!”千卓很是兴奋的看向千悦吟,那急切模样,恨不得亲自上前把千悦吟的眼泪给打出来一样。

  

  千悦吟此刻是看都不想看千卓了,直接将千卓忽略了去,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千纫雪,咬牙切齿:“想让我哭,做梦!”

  

  说完,千悦吟扭过头不再看千纫雪,而是继续尝试用灵力去逼退银针。见此,千纫雪也不强求,遗憾的摇摇头之后便转身离开书房,当真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如此利落干脆,看得千卓着急忙慌,而千悦吟虽也急迫,但却无法拉下脸来去求千纫雪。

  

  看着千纫雪的身影越走越远,千卓一时间竟是不晓得该去追好一些,还是留下来照看千悦吟好一些。这么一犹豫,千纫雪的身影便是彻底消失在眼前,千卓也只能留在这里看着千悦吟的情况。

  

  “悦吟你也真是的,不过是流几滴眼泪,你为何这般固执不愿答应?眼下千纫雪走了,你可怎么是好啊?!”目中带着责怪,千卓的语气也算不得好。许是见千悦吟眼下不能动弹,千卓内心的那丝忌惮消散了不少,才会如此说话。

  

  此刻的千悦吟一门心思就想把银针给逼出来,偏偏千卓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让她根本就无法集中精力。一不留神间,灵力擦着银针而过,使得银针不稳,又往里进了两分。

  

  疼痛感袭来,千悦吟面色苍白,汗水从额头滑落,顺着脸颊一直流进衣服里。脚下不稳,千悦吟跌坐在地上,捂住中针的手臂,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突来的情况让千卓一惊,他连忙跑过去准备将千悦吟扶起来,却直接被千悦吟拒绝:“你别过来!去找大夫,找最好的大夫!”

  

  几乎是声嘶力竭,千悦吟现在是一点都不想给千卓留面子了,连五百两黄金都不愿为她付的人,哪里当得上她的客气!

  

  似是感受到了千悦吟的怒火,千卓眼下也不愿去触其眉头,连忙道:“好,你且好生歇息一下,我这就去请大夫,你一定好好的啊!”

  

  话音落下之际,千卓转头就走,慌乱之间好几个趔趄他也不理会,跌跌撞撞的就往外头跑,没有半点家主的样子。

  

  千卓走后,千悦吟阴沉的看着书房的门,心里记恨的不知是千卓还是千悦吟。

  

  与此同时,千纫雪还在千家游荡,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千家的下人还不知晓书房的事,见到千纫雪都避退得很远,谁叫这几天千纫雪靠着元牧川的面子,在千家很是威风呢,眼下这些下人哪里还敢去招惹她?

  

  本来千纫雪想直接离开千家另找去处的,结果一出书房,发现自己身无分文。现在这个世道,身上没有钱那是寸步难行啊,所以千纫雪便决定,还是先在千家拿出一些钱来,才方便她肆无忌惮的仗剑走天涯嘛!

  

  至于千悦吟呢,那枚银针也不会真的要了她的命。千纫雪下手从来都有分寸,那银针在半个时辰之后便会自动失去力道,到时候千悦吟只要随便用灵力一逼就可以出来。只不过千悦吟什么时候发现这个问题,就不是千纫雪能够左右的了。

  

  毕竟是一个修士,一根失去了作用的银针,留在体内几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们的仇,就等到她实力强大加入落元宗之后再报。千纫雪相信,在落元宗上下的面前,甚至是在元牧川的面前狠狠地打千悦吟的脸,比现在就杀了千悦吟,还要让千悦吟难受!

  

  既是报仇,就得让对方尝尽最不愿面对的事情然后再死去,这样方才能解恨不是?

  

  嘴角划过一抹阴狠的笑意,千纫雪随即敛去,继续寻找盘缠。她可是人见人爱的小仙女,怎么能够露出这样的笑容呢?

  

  千家不算大,但是千纫雪却不知千卓都把钱放在哪里了,这走下来是一处可疑的地方都没见到。难不成就这样无功而返?

  

  这样的念头不过是一瞬间便是被千纫雪丢掉,这千家这么有钱,不拿白不拿,更何况她现在拿的,还是她应得的赔偿金,必须要!

  

  思及此,千纫雪坚定的想法,更加仔细起来。

  

  “管家,这是这个月府内的收支情况,还请过目。”

  

  就在千纫雪漫无目的的时候,一道谄媚的声音突的传进耳中,而那收支情况四个字更是清晰无比。千纫雪眸子一亮,脚步立马往声音处走去。

  

  此时管家才将账本接过来,正准备看,结果一只白皙的小手就直接从他手里抢走了账本。与此同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哟,这不是账本吗?也让我看看!”

  

  闻言,管家登时大怒:“是哪个不要命的奴……大小姐?”话说了一半,在看见千纫雪容貌的那一刻戛然而止。管家张着嘴,面色有些怔然,而那个送账本的小厮则是看都不敢看千纫雪一眼,眼睛一直盯着地面。

  

  “哟,看你年纪不小,胆子也挺大的嘛,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带着调笑意味的看着管家,千纫雪言笑晏晏。

  

  管家干笑两声:“不敢不敢。”

  

  见管家如此模样,千纫雪也失了逗趣的心思,现在还是找钱比较重要。于是,千纫雪眼珠子一转,突然低声道:“是这样的,大……咳咳,我爹说我过不久就要嫁去曹家了,但是现在这个形象还是太差,所以叫我拿些钱去置办一些东西。”

  

  “你是这千府的管家,应当知道那曹家送来的聘礼在哪里。我也不要多了,一锭金子就够我置办所有物件了,所以……你带我去吧。”

  

  说完,千纫雪挺直腰背,半点没有心虚的模样。

  

  瞅着千纫雪这样子,管家一时间也有些为难。他可是听说千卓准备用这笔金子去填补生意的亏空,让谁都不准动那些金子,又怎么可能会给千纫雪呢?可是千纫雪的模样又太过煞有其事,再加上千纫雪这几日的地位有明显的改变,这样不是不可能的事。

  

  思虑了半晌,念及不过一锭金子,管家便应承了下来,只是暗中却给小厮递了眼色,示意小厮去找千卓。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