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装模作样挣大钱
作者: 凝霜更新时间:2018-07-12 10:38:17章节字数:3429

  一个无人知晓的时代,一位春心荡漾的“医仙”。

  

  不过静好还是有些不开心,她想,如果自己有某个尊贵的身份,那一切不就应该顺风顺水了吧,或许自己是有一个比较不错的身份,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还没有被公布。

  

  “静好大夫,今天……”小月想说话,可静好大夫注意力完全不在她身上。

  

  完全没有在乎别人的话,静好想着小月在都城呆的久,说不定哪一天她看到皇帝带着公主出来玩,然后把公主弄丢了,而自己,就是皇族之后。静好想,如果真是这样,那叶潭墨还不是自己召之即来啊。

  

  见到静好傻笑,小月一脸错愕。

  

  当然不能把自己思春的事随随便便就跟小月解释,静好让她自己去忙,不需要在这里陪着自己。

  

  “好吧,那静好大夫若是有什么事记得唤我。”小月依顺的回答。

  

  点点头,静好说:“去吧,去吧,我这边没什么事。”

  

  听完静好大夫的话,小月看她依旧是痴痴傻傻的样子。

  

  恰在此时,小年过来,看到静好大夫这种样子,忍不住和妹妹同时叹了口气,还好他们已经见惯了,不然一定觉得静好有问题。

  

  小月看到小年过来,问他有什么事。

  

  “一个病人来了。“小年回答:“他早已经付了定金,你看静好大夫还能接诊吗?”

  

  听到小年的话,小月急忙呼唤静好。

  

  有病人来了,静好想:要想追帅哥,资金也得够,毕竟谈恋爱是件耗神又耗财的事。

  

  小月再次询问:“静好大夫,今天还要不要接诊?”

  

  收了自己痴傻的姿态,静好说:“他有钱吗?”

  

  小年说:“今天来的是周员外,特别有钱,仅在都城就有三座府宅,还有不少良田……”

  

  “请进来。”静好不等小年说完,直接命令。

  

  点点头,小年离开医馆正堂,出去请病人。

  

  静好穿戴好自己坐诊的衣服,严肃的端坐好,带上口罩,装饰好自己的独一无二之后,等着一会好好宰一下来人。静好坐诊的衣服是根据二十一世纪的白大褂做的外衣,一来的图个方便,二来也可以显示与众不同。

  

  很快,一个病人走进了医馆,坐在静好的对面。

  

  在病人周员外后面,还跟着几个小厮,端着茶水,显得十分气派。

  

  除了一众仆人之外,还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不知是什么身份,紧紧的依靠在周员外身边。

  

  周员外看到大夫奇怪的装束,虽然好奇,却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按照要求,伸出手让大夫把脉。

  

  静好一脸严肃认真的给对方看病,全无刚才痴傻之态。穿越到古代倒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至少自己的医术得到认可,本来在二十一世纪平淡无奇的治疗方式,在大运国,那就能被称之为“医仙“。

  

  周员外看着“医仙“认真的样子,心中也放下心来,毕竟大家都说这个若水医馆的女大夫医术好。

  

  其实所谓的“医仙“之名,是因为静好明白,最能赚钱的,是名气。静好通过许慕兰的帮助,让她手下那些女兵给自己传播名气,又治疗了一些古代的疑难杂症,很快便成为远近驰名的”医仙“。静好还死活不出诊,让人感觉高深莫测,通过给达官贵人治病,赚了不少钱。

  

  等了一会,周员外不见大夫说话,便问自己是怎么一回事。

  

  有钱就是好,可惜也容易病,静好脑子飞快的转着。

  

  一旁的下人倒了一杯茶,递给在主人身边的女子。

  

  那女子接过茶,直接送到周员外的嘴边。

  

  无奈的看着面前的主仆二人,静好算是明白了,这家伙明显的就是“富贵病“,动都不动,身体素质差,自然容易感觉浑身不适。不过静好再看到周员外身边的女人,想,他应该还是会动一下,只是在休息排毒的时间,恐怕只会让自己身体更差。

  

  推开女人,周员外似乎看出来对面大夫的尴尬,急忙说:“赶紧给静好大夫奉茶。”

  

  很快,一个机灵的小厮倒了一杯热茶,走到自家主人的左边,隔着桌子递过去。

  

  并没有接过茶水,静好只是摆了摆手。

  

  旁边的女子说:“哎哟,大夫不用客气的,我们这是上好的茶叶,煮的可好了,你就品尝一下,恐怕你以前都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水。”

  

  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女子,静好觉得自己用的是自己最为凶狠的目光。

  

  “退下。”周员外知道自己治病最重要,可不能让这女人坏了事,急忙生气的斥责她。

  

  委屈的看了一眼周员外,女子不敢火上加油,只能退到一边。

  

  想着不能纠结在无谓的事情之上,周员外便询问自己的病到底好不好治。

  

  想了一下,静好故作为难的摇了摇头。

  

  旁边的女子忍不住冷哼一下,满是嘲讽。

  

  周员外看大夫根本没有理睬女子,自己也不好做反映,只能直接当不知道。可周员外担心自己的身体,询问静好大夫到底有没有办法。周员外表示愿意出高价买药,只要能治自己的病。

  

  听着那土财主一点点的把诊金提高,静好心中乐开了花。过了好一会,静好才说:“我看你是真心求药,便也只能施手相助了。“

  

  似乎是有救,周员外笑着说自己是真心的。

  

  让周员外等一会,静好走进医馆后面,想着又是一笔横财,忍不住笑了好久。

  

  等了好一会,周员外才看到静好大夫叹息着出来,急忙询问怎么了。

  

  摇了摇头,静好说:“这位员外,实不相瞒,你这病不好治啊。我本来是要去翻一本古书,可惜没能找到。“

  

  那可怎么办啊,病人一副惆怅的样子。

  

  转折一下,静好说:“但是,如果治不好你,我岂不是砸了自己‘医仙’的招牌。“

  

  这到底能不能治,见静好大夫的姿态,听她的话语,周员外很不解。

  

  长叹一声,静好说:“我倒是有一方,但怕员外不肯。”

  

  哪里有什么能比性命更重要的,周员外连说“愿意”、“做什么都可以之类的话”。

  

  “当真愿意?”静好用不相信的语气。

  

  坚定的点了点头,周员外表示一定遵从医嘱。

  

  “好。”静好说:“既然如此,我且去派人去旧宅寻那古书,但员外需行一事,以示诚意。”

  

  该如何做,病人询问静好大夫。

  

  清了清口,静好说:“也不难,员外需早上辰时起身,走半个时辰后才能用早饭,晚饭后,就寝前需再行半个时辰。”

  

  这是为什么?周员外不理解,询问静好大夫。

  

  “实不相瞒,我那本古书,并非用药,乃是用动,以规范的动作习得长寿之法。那书乃是家中至宝,就算是给员外,也只能是临摹本。书中有字,凡练习之人,必然辛勤。我看员外家境优渥,怕员外重金购书,但却束之高阁,徒惹尘埃。”

  

  听到这话,周员外看静好大夫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便也只能相信。周员外告诉大夫,自己一定按她说的做,但不知何时能来取那本古书?

  

  “好。”静好说:“员外既然有心,我也乐意成全。员外十日后再来,届时我需看员外是否做到要求,如果员外做到,古书临摹本自然可卖,若是员外做不到……”

  

  周员外急忙说:“一定做到。”

  

  点了点头,静好示意小年送这土地主出去。

  

  那员外也实在,站起身之前,先问了一下诊金。

  

  淡笑一下,静好说:“员外也知,我这若水医馆价格昂贵。但治不好绝不收费,等到员外取书再练得无病无灾之时,再付诊金也不迟。”

  

  周员外笑着说“好”,随后准备离开。

  

  一边的女子倒是不满的嘀咕了一句:“进这医馆之前就收了白银十两,怎么能说病愈之前不收费?”

  

  忍不住咳了一下,静好感觉有点尴尬。

  

  瞪了一眼那女人,周员外知道现在还需要静好这个医仙治病呢,哪里好得罪。

  

  静好说:“那是挂号费,不是诊金。如果我这医馆不收挂号费,那我这天天门庭若市的,来一个我看一个病人,还不得累死。”

  

  “那是因为你医术好。”周员外急忙奉承着说。

  

  感觉自己应该高冷一下,省得让人以为她静好没脾气。静好完全不理睬病人,只是对小年说了个“送”。

  

  小年急忙来到周员外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周员外笑了两下,说:“那静好大夫好好休息,过十日我自当亲自拜访。”说完之后,周员外慢慢出去。

  

  女子急忙跟着离开,只是临走留下一个不屑的目光。

  

  其他小厮急忙跟上主人,生怕慢了一步受到责罚。

  

  跟着那些人后面,小年目送他们离开。

  

  看着病人离开,小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有钱了不起啊,看个病还带这么多人,兴师动众的,跟要拆台似的。”

  

  “行了,那些有钱人来看病不都是这样吗?”刚刚转身的小年忍不住责怪小月,有些话心里想想也就算了,哪里真能说出来,毕竟祸从口出。

  

  虽然小月跟着静好大夫也见惯了那些有钱人的气势,也知道他们的生活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像今天这样,有病人带着女人来,当着其他人的面让女人喂自己吃饭还是第一人,而且那女人又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小年倒是想着正事,向静好大夫询问那古书是什么,在哪里、怎么取?毕竟真的要远行自己是医馆里唯一可以派出去的吧。

  

  拍了一下小月的头,静好对小年说:“在我脑子里。”

  

  完全不理解的样子,小月又不知道该如何追问。

  

  把那病人送出去之后,小年回来说:“静好大夫,你每一次都这么让他们离开,为什么不担心他们不付诊金啊。”

  

  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静好说:“我虽然要价高,但那点钱对于他们而言,不过九牛一毛,所以他们一般不会赖账。即使他们赖账,说不定他们以后再病还会求到我身上,到那时……”静好流露出一幅奸诈的笑容。

  

  看着静好的样子,小月忍不住和静好一起笑了起来。

  

  见已经没事,静好忍不住想起了今天见到的那帅气的身姿,嘴角流露出痴迷的笑意。

第一卷 有将军兮,见之不忘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