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锁妖幻劫(四)
作者: 勵雲君更新时间:2018-07-12 10:36:37章节字数:3062

  乌云攒动,日月无光,笼罩着朝天城的紧张压抑气氛并没有因为呼啸的狂风而驱散,反倒是聚拢的越来越多。

  

  伟岸的身影将投射入行宫的晦暗阳光遮挡,苍蛟噌的一声起身。

  

  他的脸上并没有愠怒的神色,相反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陛下!”看到苍蛟起身,那道身影一步跨进门来,而后冲着苍蛟躬身作揖。

  

  “快快起身!”望见那人这般动作,苍蛟慌忙上前一步将其扶住。

  

  来人正是无法天尊。

  

  暗蛟淡然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神色没有丝毫的波动。

  

  他静静的站在那冷眼旁观。

  

  “见过世子殿下。”看到暗蛟站在一旁,无法天尊连忙上前作揖道。

  

  “多礼了。”暗蛟望了无法天尊一眼后淡淡说道,身子一动未动,也没有作出任何要上前去扶他的动作。无法天尊尴尬一笑,但并未在意,毕竟对于他而言,苍蛟才是他唯一的主人,至于其他人待他如何,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世子殿下这是要南下么?”无法天尊直起腰身盯着暗蛟问道。

  

  “怎么,从何时起本殿下的行踪要向前辈报备了?”暗蛟听后眼角的余光扫过,冰冷不屑的眼神令人煞是难受,但无法天尊却像没有看到一般。

  

  “殿下说笑了。”无法天尊顿了顿说道,“卑职只是想提醒殿下多加小心,毕竟这华夏已成是非之地。”

  

  “有劳前辈费心了。”暗蛟回过头瞄了无法天尊一眼后说道,“我的事就不劳前辈挂牵了。”

  

  听着暗蛟与无法天尊这饱含火药味的对话,苍蛟无动于衷,他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面对着暗蛟的冷漠他并没有像之前那般上前劝阻。相反的,此刻他倒希望暗蛟与无法天尊能到剑拔弩张的地步,这样对苍蛟而言是最为有利的。

  

  “父王若是没有别的事安排。儿臣便先行告退了。”说着,暗蛟冲着苍蛟作了个揖,还不待苍蛟开口,他便转过身去,这就要迈开步子冲着门口走去。

  

  “世子殿下且慢!”无法天尊忽而伸手一把拉住暗蛟的胳膊,“殿下既是远行,且不妨饮下这杯酒壮行!”

  

  说罢,无法天尊右臂伸直,掌心朝上舒展,随后一道疾风吹过,原本静静的放置在桌子上的酒樽倏地出现在掌心。

  

  “不必了。”暗蛟看了一眼无法天尊手中的酒,又抬头望了他一眼后冷漠的说道。随后暗蛟右臂一振,当即将无法天尊甩开。

  

  “蛟儿且慢。”见此情形,苍蛟阴郁的眼眸一转,旋即上前说道。

  

  “父王。”听到苍蛟的声音,暗蛟即刻停了下来,转身望向苍蛟。

  

  苍蛟没有言语,他右手腕随之一旋,慢慢的一樽烈云烧霎时间从无法天尊的手中飞出,稳稳落在他的掌心。

  

  “无法天尊说的是,蛟儿不急,此经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不妨饮下此酒,也算了却思念之苦。”说着,苍蛟将酒递到了暗蛟的跟前。

  

  看到这般景象,暗蛟不由得一愣,心头顿时一股暖流袭过。

  

  这是暗蛟自降世以来,苍蛟第一次给他端酒。

  

  尽管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暗蛟的心里其实早已是波涛汹涌。

  

  他看似平常的伸手将酒接过,而后以手掩面,脖颈一扬,满满的一樽烈云烧一饮而尽,看到暗蛟将酒喝的干净,苍蛟与无法天尊的脸上不约而同的掠过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意,只是他们的注意力只放在了暗蛟喝酒上,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在暗蛟仰头一饮而尽时,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眼角处悄然坠入酒樽,混着辛辣的烈云烧一同饮入腹中。

  

  “父王宽心,儿臣定不辱使命!”说罢,暗蛟身体一转,迈开步子走出大门。

  

  “方才你往酒中加了什么东西。”看到暗蛟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苍蛟忽而转过身来盯着无法天尊问道,“你的身体可曾好些了。”

  

  “陛下慧眼,卑职的小伎俩实是瞒不住。”听到苍蛟这话,无法天尊连忙躬身道,“有劳陛下挂念了,陛下且宽心,卑职不过是往酒中洒了一滴解忧散。”

  

  “解忧散?”听了这话苍蛟半惊半喜的望着无法天尊,“这可是你之前对我说的解忧散?你已经炼成了?”

  

  “是。”无法天尊毕恭毕敬的回复道,“在酆都养伤的这段时间卑职潜心修炼,最终算是圆满了。”

  

  “效力如何?”苍蛟紧接着问道,“可曾试验过?蛟儿他——”

  

  “陛下放心,解忧散除了能让世子殿下忘却儿女情长、增进修为之外,再无其他任何不妥之处,若世子殿下出了丁点问题,卑职愿以死谢罪。”

  

  看到苍蛟满是疑惑,无法天尊连忙解释起来。

  

  “如此便好。”听到无法天尊如此说,苍蛟暗中松了口气。

  

  “陛下,卑职有一事不明。”苍蛟话音刚落,无法天尊便紧接着躬身作揖上前道,“陛下既然看到卑职往烈云烧中加了东西,为何非但不制止,反而还要督促世子殿下喝掉,就不怕卑职包藏祸心么。”

  

  “呵,若是对你这点信任都没有,本尊何以南面称孤!”听到无法天尊的疑问,苍蛟自信的说道。

  

  望着苍蛟,无法天尊默然。

  

  白光悠悠,风声疾疾。

  

  锁妖塔内,吞噬了离歌的白光如同旋风一般的急速旋转着。

  

  离歌像是被捆缚住一般,动弹不得,他想要大声疾呼,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离歌头晕目眩,肺腑之中像是翻江倒海一般,整个人瘫软无力,虚汗瀑出。

  

  尽管心里还残存着一丝的执念,但离歌其实已然放弃了挣扎,任凭摆布。

  

  “扑通”。忽而狂风骤停,包裹离歌的光束瞬息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仆然坠地,大约是没了知觉,离歌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疼痛之感。

  

  侧躺在地上的离歌牟足力气想要挪动身体,但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是哪?”离歌迷迷糊糊的观察着四周,这里一片陌生。

  

  “莫不是出了这锁妖塔,还是说我被传递到了锁妖塔的另外一个地方?”离歌暗自思忖着,正当他疑惑不解之时,忽而“刷刷刷”的声音此起彼伏,弹指间整个空间被摇曳的火光充盈,离歌这才发现原来在塔壁的四周悬着无数火把。

  

  在火光的映照下,离歌确信自己依旧身处锁妖塔内,虽然这里的陈设与刚才所处的地方不同,但空间布局却没有丝毫的差别。

  

  “阿嚏!”不知从哪钻出来一缕凉风,离歌不由得哆嗦一下,随后一个响亮的喷嚏声在空荡荡的锁妖塔内回荡。喷嚏过后,离歌却惊奇的发现离开自己许久的力量又回来了。

  

  “还真是个诡异的地方。”离歌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四处打量着说道。

  

  这里是锁妖塔的第二层,空间容量与第一层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与第一层相比,这里的气氛显得压抑的多了,虽然有着火把照明,但离歌却清晰的觉察到这里的阴气要重得多,时不时会有浸骨冷风吹来,而且时常找不到它们来自何方。

  

  在第二层的中间矗立着一块高近一丈的硕大水晶石,犹如一面镜子,火光人影清晰可辨。令离歌感到惊奇的是,在这块水晶石的表面竟有隐隐寒气相绕,伸手触摸,未几水晶石表面便会凝聚水珠,出现一个鲜明的掌印。

  

  绕过水晶石,离歌朝着前方走去,却突然传来“哐当”一声巨响,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般。可是水晶石四周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物件,这让离歌不由得疑惑起来。

  

  他满腹狐疑的伸出手在空气中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像个傻子一样折腾了好一会儿却一无所获。

  

  “难道是我耳朵出问题了?”离歌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估计是一个人在这空荡诡异的锁妖塔呆的太久了,导致自己疑神疑鬼的了。”

  

  说罢,离歌很自然的甩了甩手臂,大约是太过用力的缘故,竟有一道真气从指间甩出,不偏不倚正好击打在水晶石上,离歌当即一愣,顷刻间水晶石剧烈晃动起来,原本洁净无瑕的水晶石内部瞬息之间充满了黑色烟雾,仔细瞧去那些烟雾竟是由无数面目狰狞的魂魄所组成!

  

  他们在水晶石内部横冲直撞,似乎是想要出来,随着水晶石晃动的频率越来越大,里面魂魄的面目也变得愈加的让人胆寒,不久“哗啦啦”的声音在离歌的头顶响起。

  

  离歌本能的抬头望去,一时间目瞪口呆。

  

  不知何时一十三根锈迹斑斑的粗壮铁链从第二层顶部垂下将水晶石捆缚。

  

  望着眼前的这般景象,离歌满目惊愕,大概是想要看清楚全貌,离歌后退一步,后脚跟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低首看去,离歌的嘴巴张的更大了,地面上也不知何时窜出了一十三根铁链,与从顶部垂下的遥相呼应。

  

  “砰!”正当离歌沉浸在惊诧中时,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顺着声音传传来的方向望去,离歌当即惊出一身冷汗!

  

  一时间煞气遗野,哀嚎盈耳。

第一卷 黑云摧城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