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设局
作者: 南苛更新时间:2018-07-12 10:38:31章节字数:2144

  而临于现场的另一端的叶隽,并没用察觉到爆炸之前有任何异端,正诧异哪里出了问题。

  

  突然只眼见门口处的叶鸢,正托着身子拼命把苏姚给搀扶出来,手臂上也多多少少蹭带着点血迹。

  

  “你们没什么事吧,哥呢??”叶隽大步上前匆匆接扶过她手的苏姚。

  

  叶鸢一时难言而喻,只是低眸急急盯着眼前快塌陷的楼房,只能暗自祈求表哥在里面的情况还安好。

  

  叶隽见状也没再多问下去,让人扶着受惊的苏姚到车里休息,再替叶鸢处理她受伤的手腕。

  

  可是房子里面还有一些余声的坍陷,听得叶鸢脸上净是惊慌呆滞。

  

  “你说要是表哥出不了怎么办??”

  

  “不会的。”叶隽细心替她擦拭着酒精,镇定安慰着她的情绪。

  

  要是她平时手上破点皮可不得大呼着疼,今天她看来真是被吓到了,否则也不会到流血都不喊痛。

  

  “pang---pang---”一连几枪的在楼上的落地窗口传来,叶鸢他们连忙抬眸注视着。

  

  “该死的!”言濯琛愤恼地一拳打开禁锢自己的窗,在险些跌楼的沿边口上目测着距离。

  

  “表哥!!”叶鸢小脸满是抑不住惊喜的呼唤他一声,脑子忽然有光闪过。

  

  “叶隽,我我后备箱有气垫床!!叶隽?!!”当自己回头时,身旁已经早就没有了人,叶鸢来不及计较那么多,连忙自己抽身就上。

  

  这宅子强烈的余震不由衷引起了很多不必要的注目,不知不觉连记者群众也来凑热闹了。

  

  言濯琛如果只是自己孤身跳下去的话倒是没什么,但就是这个该死的盒子一直拖累自己,不禁蹙眉低咒声,“麻烦。”

  

  而叶鸢此时还在下面焦急地忙着,“就快好了,表哥你等一下。”

  

  言濯琛撕下旁边的一些窗帘,将盒子寄紧在自己身上,可冰眸却在下一秒触及到一束红外线,正在瞄准自己的左心房的位置。

  

  剑眸利锐瞥见远处那抹蓝光,收眸蹙额抿视下方,不等叶鸢准备好,倏然从窗纵身而跃。

  

  果然,枪的子弹声蓦然在不知名的地方响起,言濯琛原以为自己还会逃过一劫,没想到对方还是更高一筹,鲜血飞淌在死寂的空气中,连旁边的背景都是群众紊乱无序的逃跑。

  

  叶鸢内心死沉得突然说不上话,只是呆滞地走进扶过他。

  

  “叶鸢快点!我们马上撤!!”言濯琛捂着腹部出血处,表情狂婺急暴唤醒她呆愣的神智。

  

  “噢噢...你们还不扶少爷上车?!!”叶鸢小脸快速恍惚了一下,沉寂的心莫名也被他感染到。

  

  取过他身上的盒子,连忙扶着他上了车,还安稳住苏姚的情绪,到最后却开始寻找着叶隽的下落。

  

  “叶鸢,上车!”言濯琛冷眸略无神地看着外面晃荡着叶鸢,看着红外线越加挨近她无防备的身子,急迫地将车内的东西扔过她引起她的注意,“给我趴下!!”

  

  “pang---pang---”死神的刀刃轻轻滑过叶鸢身边,吓得她花容瞬间失了色,耳边像是走漏了风声般恍惚着。

  

  “还不把小姐带上车!?”言濯琛疼痛难忍地一脚踢了前车坐,保镖连忙下车安全把带走叶鸢带上车。

  

  苏姚看到盒子平安,自己也是彻底舒了一口气,不禁伸手上前想和叶鸢拿回盒子,却被叶鸢态度生冷般拒绝。

  

  “哥,叶隽他......你现在怎么样了??”叶鸢眉梢哀愁地紧蹙着,自己实在是没勇气提死亡这两个字。

  

  “还没死。”言濯琛咬牙死撑着自己身上最后一口气,至少自己还要回去确保江清浅是否安全,冷眸坚毅望着车外的远处,眸色陷入沉思中。

  

  另一端,在废旧的工厂里,“滴滴滴----”的水滴声在旷无人烟的空地肆意徘徊着。

  

  叶隽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空档的情况下,意外发现窗口附近那不安分的红外钱,借机随着光线的源头一路寻过来,不料果真被自己发现了什么秘密。

  

  暗眸扫了阳台窗口一圈,居然一连好几个保镖带枪随从,自己孤身自然也不敢贸然上前行动。

  

  “一群没用的废物!”男人接完电话后满是愤很的摔离了手机,随后又朝手下窃窃吩咐着什么。

  

  黎丞?!叶隽擦仔细了眼睛再看清楚,十分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他这是针对谁来的?!奈何自己离得太远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叶隽脑袋一清醒想到刚刚的阻击枪红外线,答案可就一切都明了了。

  

  趁他们还没下手之前,叶隽赶紧先行一步跑到有阳光的地方,忙着扬起自己手上的效表,反射蓝光以示言濯琛快逃。

  

  叶隽连忙偷偷掩藏在他们视觉盲区处,瞄准他们的位置后,将细竹筒上的暗针用嘴吹出去。银针上面可是涂满了麻醉剂,一针下去也估计够他们睡上好几个小时了。

  

  半响,保镖们默契地依次挨个昏昏欲睡,下一秒统统全都给倒下了。

  

  同时,后面依稀作响的声音扰乱了黎丞瞄准的思绪,竟失手打偏了叶鸢所在的位置。正想抽身回头破骂,可除了几具睡死过去的尸体以外,竟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再仔细一看发现言濯琛他们全都逃跑了。

  

  黎丞泄恨般地踹着地上睡死过去的保镖,自己这次差一点就要了言濯琛那混蛋的命,只是差一点!如果不是他,苏清歌就一定是我的,只要他死了事情就全都一了百了了。

  

  “季烈,这次干的不错。”叶隽刚刚成功坐上车,正朝他们报着消息。

  

  “废话,也不看看哥哥是谁哈哈哈...”通讯那边的笑声跌撞而来,接着就是某人不断自夸自傲的时间了。

  

  “你这小子你倒是数数看,你现在欠我几个亿了?!”

  

  “几个亿啊,小伙子你是做什么的,能赚几个亿??”前面的司机闻声也忍不住回嘴一句探探口风。

  

  “没有,几亿冥币你懂的,不值钱的。”叶隽一本正经地扯着忽悠着司机大叔。

  

  “这年头声音难做啊,现在都不好赚钱哦....”

  

  叶隽打着马虎跑偏题,将通讯一旁的季烈放置到一旁任由他自己说自己的。

  

  “冥币?!你敢给我冥币我马上办了你的小清浅!!”季烈声音强烈控诉威胁着他,

  

  “你敢??!”来自言濯琛的咆哮...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