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以防万一
作者: 何为长生更新时间:2018-12-07 16:00:48章节字数:2045

  这个镯子能让她有安全感,既然被三王爷威胁着替他办事,自己要多注意一些,带着镯子以防万一。

  

  这时,彩凤在外面敲门:“小姐,京兆尹府的大人们已经走了,现在去老爷那里送汤药吗?”

  

  她闻言皱眉,自己明明是信不过彩凤,才让流萤去熬药;这彩凤前几天被吓成那样,还没有死心吗?还想着来讨好自己。

  

  她心中冷冷一笑:好啊,既然你非要在我面前晃悠,那就从你开始吧。

  

  她嗯了一声,拉下衣袖盖住自己的琉璃镯,出了房门:“带上汤药,去正院。”

  

  彩凤点了点头,欣喜的跟了上去。

  

  孟如意到正院时,孟祥鹤正坐在桌子旁闭目养神,听说她过来了,便问道:“方才两位大人说你慧眼如炬,竟能看出来那些。”

  

  孟如意笑着福了福身,接过彩凤手里的汤药端到桌子上:“父亲,我见您近日休息不好,眼下都有了倦色,便给您熬了凝神的汤药,您可以服用,这可是女儿亲自看着熬的。”

  

  孟祥鹤展颜一笑,欣慰的说道:“如意长大了,知道心疼爹了。”

  

  孟如意扬唇一笑,又温婉问道:“父亲,如意想问您一件事;母亲留下的琉璃镯,父亲可曾见过,父亲又是怎么知道的?”

  

  孟祥鹤喝了几勺汤药,闻言便放下笑道:“怎的?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为父不能知道?”

  

  “说起来也巧,你母亲也曾提过那个镯子,只是当时并没有想起;后来听你舅舅提了一嘴,我便想起来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孟如意恍然大悟,想必这只是自己重生而引起的蝴蝶效应,她这次去了尚书府,舅舅便想起来了自己的琉璃镯,然后又问了父亲,怪不得上一世自己那么晚才发现琉璃镯。

  

  她又问了问父亲的身体状况,便出了房间,今日天气不错,她正好去东院看看祖母和孟子毅,便直接中午待在东院吃饭。

  

  三人说说笑笑,一顿饭吃的很是愉快。

  

  彩凤在一旁候着,见孟如意放下碗筷,她赶紧上前递上擦嘴的帕子,又接过来递上漱口水,孟如意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和厌恶。

  

  三人吃罢饭,又说了一阵话;范氏和孟子毅都要午睡一会儿,孟如意便出了院子。

  

  随口问道:“彩凤,你今年多大了?你娘可有跟你寻夫家?”

  

  彩凤脸上顿时涌上欣喜,看样子大小姐是不生自己的气了;若是大小姐为自己指亲,那定然不会差的;

  

  她脆声应道:“回小姐,奴婢今年十八了,还没有…夫家。”

  

  孟如意佯装惊讶:“还有两年就到出府的年纪了。”

  

  晋国有明文规定,凡下人,女子满二十,男子满二十四,即可得卖身契成自由身,若是自愿者也可适当延后,但若主家强迫,是为犯法。

  

  而这些大户人家的丫鬟,虽然出府的时候年纪大,但一般是不愁嫁的;有大方的主家会给一笔不小的嫁妆,嫁到寻常人家日子也会好过。

  

  不过在大户人家惯了的,见惯了金银细软,又怎么甘心做个寻常妇人,大多数都会成亲生子后,回到主家做下人,甚至会把自己的儿子女儿也带进府里做事。

  

  彩凤甚至想好了接下来的说辞,只要自己开口,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好表现,孟如意定然会看在自己多年服侍的份上,为自己寻一门好亲事。

  

  不料孟如意却接着说道:“我见你现在也没有心思好好替我做事了,不如早些回家,趁着现在的大好年纪寻一门亲事。”

  

  彩凤怔怔的“啊”了一声,满脸无措的说道:“小姐,奴婢…奴婢好好做事,奴婢不想出去!”

  

  不到年纪就被主家赶出去,在别人看来就是品行不正,指不定背地里别人怎么议论呢!

  

  彩凤见孟如意脸色平静、认真,丝毫没有动容,她这才真的慌了,红着眼睛哀求道:“大小姐!大小姐奴婢知错了,大小姐!奴婢前些日子做事不认真,差点摔到大小姐,大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奴婢吧!”

  

  孟如意心底冷笑了一声,脸上无端升起杀意,她的笙儿就是被这个贱人灌了毒药,她怎么可能会让她好过!

  

  不过眼下,她并没有露出什么,只是十分气愤的说道:“饶了你?你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别人改我的账本,你这种人我怎么还敢留你?”

  

  彩凤此刻却依旧死鸭子嘴硬,说道:“大小姐,奴婢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您的事情呀。”

  

  孟如意摆了摆手,惋惜的说道:“我念在你在我身边服侍多年的份上,本想给你个机会,也好从轻处罚;可你倒好,张口闭口不承认,那人就对你那般好?竟然让你做到这种地步。罢了,你老娘病刚好,我现在赶你出去实在不妥,年后你便出府吧。”

  

  她起身要走,彩凤猛地跪在她面前,拉着她的衣摆哀求道:“大小姐!”

  

  孟如意拂开她的手,眼中似乎有不忍心:“我待你怎样,你心中有数;前些日子我便看出来了,事到如今你仍这样,太让我失望了。”

  

  她前世对彩凤的确很好,给她指了一门好亲事,还赐了她许多珠宝当嫁妆,但后来那男人生病死了,彩凤年纪轻轻便做了寡妇。

  

  她心生怜惜,不顾父亲和祖母的反对,把彩凤留在自己身边;谁料她的真心,竟换来的是背叛和狠心。

  

  彩凤在她身后哭的一塌糊涂,但是又不敢惊动午睡的范氏,一路忍着声音,回到了浮云居。

  

  孟如意最后除了她的大丫鬟身份,贬为粗使丫鬟:“我本不愿意如此,但你也当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以后安安分分的,出府之前我绝不会为难你。不过你若是想通了,替我把账算清,我可以既往不咎;我一向说话算数,你好自为之吧。”

  

  彩凤被那两个人许了多少钱,孟如意猜定会不少,不然彩凤也不会这么嘴硬,都逼到这种地步,还死不开口。

  

  接下来的几天,彩凤都在孟如意面前打转,只要没有旁人在,她就一次一次的恳求。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