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翻天
作者: 太子大人更新时间:2018-01-14 10:54:02章节字数:3003

  林绮夜能这么为自己着想,林鼎国心里真的是感动至极。

  

  感动是感动,可林鼎国毕竟不擅长表达,只能尴尬地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慌乱。

  

  “你放心,为父肯定给你一个交代。”

  

  这应该算是林鼎国的弥补了吧?弥补自己对她以前不够关心?

  

  他想不通。

  

  林绮夜是了解自己的父亲的,不置可否地一笑,却也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行了吧你,我就不信你能给个什么好的交代。”

  

  也不怪云晋荣不信他,毕竟以前林鼎国是如何对待林绮夜的,大家都有目共睹。

  

  林绮夜轻笑一声,低声道:“父亲,舅舅,我想让你们帮我个忙。”

  

  帮忙?

  

  林鼎国和云晋荣都愣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同:“行,说吧!”

  

  “就是这样……”

  

  ……

  

  “娘,还有多少遍了啊?”

  

  林绮悦甩了甩自己僵硬的胳膊,满脸的愁容,都快要哭了。

  

  她当时肯定是傻了吧!竟然会想着把林绮夜害死,毕竟不管如何,她也是相府嫡女啊!

  

  郑姨娘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身边摞成半人高的纸张:“这都两个月了,你才写了两百遍啊!”

  

  “那怎么办啊!”林绮悦说话都带了点哭腔,爹让她在林绮夜醒来之前抄完五百遍,这都两个月了,林绮夜怎么着也该醒了吧!

  

  ”这……”郑姨娘也没办法,“只能试试,我看看我能不能和老爷求求情,你毕竟是她的亲女儿,不会怎么样的。”

  

  这句话,算是安慰林绮悦,也是在安慰自己。

  

  屋子里,母女俩正在发愁,管家却带着林鼎国,哦不,是林绮夜的意思来登门造访了。

  

  “老爷来让我问问,三小姐抄了多少了?”

  

  管家笑呵呵地站在门口,不用说,一看这母女俩见自己那恐惧的眼神,他就知道,肯定是没抄完的。

  

  “管家你也不用绕弯子了,”郑姨娘长叹一声,颇有一些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老爷是什么意思?”

  

  “呵呵,”管家笑了笑,弯下了腰:“这次老爷只是让我来问问,三小姐到底抄了多少。”

  

  “二百三十遍了,”林绮悦不敢说话,只能是郑姨娘来回答了,“相信很快就会抄完了。”

  

  管家耸耸肩:“两个月连一半都没到,若是等抄完了,怕得用个半年吧!”

  

  “你……”林绮悦刚想骂他,就被自己的娘一个眼神吓回了原地。

  

  扯淡,管家在相府的地位,哪儿是她一个小小的庶女能动的了的?

  

  郑姨娘连忙赔笑,塞给了管家一个玉镯:“三小姐不懂事,管家莫要在意,只是不知老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管家挑眉,不着痕迹地将镯子塞给她:“老爷没说什么,倒是嫡小姐吩咐了几句话。”

  

  “嫡小姐?”郑姨娘皱了皱眉,“嫡小姐醒了?”

  

  “自然。”管家冷笑着。

  

  “嫡小姐说了,三小姐只是无意之失,不应罚的这么重,抄多少算多少,往后只要三小姐不像当时那般冲动就好了。”

  

  说完,管家还像模像样地叹了一口气:“嫡小姐当真是心善,不像某些小姐,心胸狭隘,手段狠毒,若不是嫡小姐命大,怕早就出事了。”

  

  “我……”

  

  林绮悦被讽刺的无话可说,只能默默低头,毕竟,这次真的是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郑姨娘也没想到,一向水火不容的两个小姐,怎么如今就如此大度了?

  

  “嫡小姐说了,若是二位有时间,还请到嫡小姐那里一叙。”

  

  “好,”郑姨娘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就去。”

  

  “还是别了,”管家嗤笑一声,“嫡小姐才刚醒,受不得吵闹,还是明日再去罢!”

  

  “也好。”

  

  ……

  

  “你说什么?”金若芷惊讶地看着来人,满脸的不可思议。

  

  “林绮夜竟然醒了?”

  

  “没错。”

  

  黑衣人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做何表情,最后,只能冷声呵斥:“你怎么如此粗心大意,下了‘久日’竟然还被查出来了?”

  

  “我怎么知道林绮悦那丫头竟然这么狠?”金若芷一脸不满,手中的手帕也被收了起来。

  

  “不过,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久日’之毒的解药,除了皇室再无别人能有?怎么如今那小小的奴隶都能找到解药?”

  

  黑衣人被质问的哑口无言,只能冷哼一声,怒道:“事到如今,你还在乱咬什么?赶紧想想办法!林绮夜如今已经不同往昔,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她身边的那个奴隶更不简单!”

  

  “不简单?一个从奴隶市场买来的下人,能有什么可怕的?估计只是你无能吧!”

  

  金若芷瞪了他一眼,想也不想地讽刺道。

  

  黑衣人被一这女人气的无话可说,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你有本事,你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金若芷冷笑一声,“你要是不怕我暴露,我便真去试了!”

  

  “你……”黑衣人气结,“你是故意的!”

  

  金若芷不说话,只是眼神中的戏谑看的人心里极不舒服。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林绮夜就算再厉害,又能奈我何?我既然能在丞相府潜伏了十六年,我就能再待十六年!一个黄毛丫头,我就不信她还能翻了天不成?”

  

  “等她真翻了天的时候,”黑衣人白了她一眼,语气凝重,“就是,咱们身败名裂抛尸荒野的那天了!”

  

  ……

  

  这厢,林绮夜正靠在小琴身上,吃着风莫希亲自熬的药膳。

  

  “小琴啊!”林绮夜唤道。

  

  小琴一愣,急忙回答:“小琴在,小姐有何吩咐?”

  

  “你说,”林绮夜轻笑,“若是有人给你五百两,让你在我的饭菜中下毒,你会不会答应?”

  

  小琴突然笑了,嗔怪道:“小姐又在拿小琴说笑,小琴无父无母的,若不是夫人,怕小琴早就被人卖到了青楼,哪里有能侍候小姐的机会?而且自从小琴跟了小姐,便再也没吃过苦,小姐拿小琴当亲姐妹,小琴又怎么能害小姐?”

  

  这番话,不得不说是发自内心,林绮夜欣慰地点了点头:“我就知道,小琴不是那忘恩负义的人。”

  

  “怎么,小姐有了怀疑的人吗”小琴为林绮夜剥了一个橘子,还细心的喂到了她口中。

  

  “不好说,”林绮夜咽下了嘴里的最后一口汤,顺带着吃下了小琴给她的橘子:“侍候我的人太多了,而且这毒还不知是从哪个地方下的。你想啊,买菜的人可以下毒,厨房里的人可以下毒,前来送饭的人也可以下毒,这么查下来,涉及的人太多了,没法弄。”

  

  闻言,小琴了然地点了点头:“小姐说的也是。”

  

  林绮夜嘿嘿一笑,满脸的算计:“没事,虽然没法查,不过那人总有露出马脚的一天嘛!”

  

  “俗话说得好,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敢做,必然心虚。”

  

  听了林绮夜的话,小琴不得不夸一句:“小姐真聪明!”

  

  “那是!”林绮夜自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却因为力气有点大弄的咳嗽半天。

  

  “小姐你慢点!”

  

  小琴嗔怪地为她顺气,却被突然来的云晋荣给吓了一跳。

  

  “绮夜怎么了?怎么咳嗽的这么厉害?”

  

  云晋荣急忙把小琴从床上拉起来,自己坐到了林绮夜身边。

  

  林绮夜有些尴尬,总不好说自己是太得意遭报应了吧?只能转移话题道:“舅舅,皇上怎么说的?”

  

  云晋荣叹了一口气,“皇上说,此事还不能断定是何人所为,贸然便说是西梁国的阴谋未免有些牵强,还是等调查清楚了再下结论。”

  

  “等调查清楚了,怕整个丞相府都死光了。”

  

  林绮夜冷哼一声,吓得云晋荣急忙捂住她的嘴:“绮夜可别乱说,皇上哪儿是咱们能非议的?你还是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事交给我就行。”

  

  林绮夜扒下了云晋荣的手,责怪道:“舅舅你这是愚忠,再说我又没说错,本来就是嘛!”

  

  “我也知道你说得对,可是……”云晋荣为难地挠了挠头,“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等着抓住你舅舅我和你爹爹丞相大人的小辫子,若是你这句话被别人听过去了,轻则是你妄论皇上打个几板子,重了,那便是预谋造反的大醉,十个丞相府都不够砍的啊!”

  

  林绮夜点了点头,她是知道的,可是刚刚毕竟未经过大脑,看来以后说话,还真得好好想想。

  

  “行,绮夜知错了。”

  

  看林绮夜知错了,云晋荣满意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怀念道:“你和你母亲,真是像啊……只可惜了,红颜薄命,不然还真会……”

  

  话到一半,云晋荣噤了声,却勾起了林绮夜的好奇心。

  

  “不然怎么样?”

  

  云晋荣看了看她,笑了笑,搪塞道:“无事,我胡说八道而已,你好好养伤,不用在意这些,等日后你大了一点,我自然会跟你说的。”

  

  “好吧……”

  

  林绮夜失望地点了点头,门外的林鼎国也长叹了一声。

  

  林绮夜和云柔,不是一丁半点的像啊……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